【美文鉴赏】家
来源:编辑:点击:1119

    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总是先于闹钟在乱七八糟的梦境中醒来,眼睛于朦胧中摄入现实的影像,自动校正清晰,条件反射般伸个懒腰,抖落初醒的疲惫,然后刷牙洗脸,为新的一天做初始准备。时间还有闲余,抄起席慕蓉的《给我一个岛》,翻至六七页,闹钟便响了。驱散了的文字带给我的淡淡哀愁,却在关掉它的一刹那潮水般向我聚拢。

  席慕蓉说,一个夏天接着一个夏天地过去,当她终于相信妈妈说的日子真是越过越快想要告诉她的时候,然而妈妈已经不在了。可庆幸她们有过的时光还在回忆里,可以在笔尖形成。

  家,于我而言,总是我最为依赖的地方。但自从上了初中,家便不再是我日日都要回的地方了,然后渐渐长大,不回家的时间也随着拉长,从一周,到一个月,再到半年。后来劳动了,因劳动性质原因,回家的次数多了起来,但每次也不过数日,还要应伴侣邀约出去一两日,每每这个时候向母亲报备,母亲的表情总是不舍的。还有,母亲总是很固执,每次回家,她总会给我包饺子吃,跟她说过很多遍,我并不偏爱饺子,可她下一次还是会忙活上好长时间,对她来说,回家了就是应该吃饺子的。我并不懂她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坚持,可是后来也渐渐理解,便不再与她强调了。

  家里有很多果树,桃树、李子树、沙果树、苹果树,全是母亲亲手种的,零零散散的在院子各处,我清清楚楚记得那时候母亲跟我说:“等过两年你们放暑假回来就能吃上了”,那个时候对此还是充满期待的。可是后来好像一直都在错过,总是在那些果子将熟未熟时离家,在树叶被染黄或者凋零时回去。这期间母亲总会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李子都红透了,沙果熟了,桃子已经落了一地了,然后问我什么时候回去。几个两年过去了,听母亲在电话里头说那些果树仍然在春天里张狂的繁花满枝,夏天里悄然结了青涩的果子,然后在秋天里硕果累累,最后她总会问我,什么时候回去……其实母亲每年都会采一些存放起来,盼着大家回去,然后在果子坏掉的时候遗憾的扔掉。偶尔,我还是可以吃到母亲种的果子的,每当这个时候,母亲总是一脸满足。我清楚记得大学里有一年,我提前好久告诉母亲十一我会回家,那年的中秋离国庆节很近,等我回家的时候她特别开心的拿出中秋节家里买的月饼给我,然而已经发霉了。就这样,从小到大,母亲总会把她认为最好的给大家通通留着。

  母亲在每次我外出的时候,无论多忙,都会去送我,严寒酷暑,从未间断过。而父亲恰恰相反,他从不会陪我在路边等车,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,我对他都不抱有期待。他总是在家的方向朝我走来,然后远远的看上一眼,就兀自忙他的去了,直至我上车离开,都再不见人影了。可是后来,在一次和姐姐的闲聊中,我向她抱怨父亲的这种作为,姐姐只问我记不记得去年六月份走的那次,母亲不在家,父亲本来在山上砍草,只闷闷的对姐姐说要回去一趟,后来回到山上只跟她说,囡囡走了。这件事情我是记得的,那好像是父亲唯一一次穿过马路来陪我等车,他在烈日下径直朝我走来,没有半路折返,被晒得黑红的脸上还淌着汗。那次我努力挑起话题跟他说了好多话,直至我要等的车到来。

  每次给家里打电话,若是母亲不在,父亲总会很快结束通话,他总是问我还有没有事,没事就挂了,本来有千言万语想要表达的我,也只能在这句话之后默默的收起电话。因为这样,我不喜欢给父亲打电话,想家的时候,我总是打给母亲。后来母亲跟我说,父亲很失落的跟她念叨说囡囡好长一段时间都不给他打电话了,我气哄哄的跟母亲说了原因,母亲只是笑笑不说话。后来,我也会偶尔打给父亲,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正努力的想延长通话,他开始询问我在外面过得好不好,伙食怎么样,有没有开心的事,有没有受委屈。从最开始的三两分钟到后来竟能达到十几分钟了,我才突然明白,也许木讷的父亲从来不会表达什么,但他是深沉的爱着我的。

  我曾经以为,长大后会可以有很多时间陪他们,可是真正长大了,才明白许多事情身不由己。我曾天真的以为我可以给他们最好的,但是才发现连最根本的陪伴都没有多少。我在最富有的年纪放肆追赶自己的风筝,又在最无奈的年纪开始懂得父亲母亲。

  絮絮赘述这么多,我想,我是想家了,我想他们了。

颁发日期:2017-06-29
上一篇:我的求学岁月    下一篇:【美文鉴赏】岁月如歌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